星空痛打大都会 电子诗人

星空痛打大都会

星空痛打大都会 在猎户星座的荒山 彷徨的粗放的和无包装的百叶窗在窥视…… 并不是雅典在远征,而是垂死的人互相哭述了 嘘!跳霹雳舞着八角形的相会和金灿灿的中微子 诱人的幽灵画着喜欢火的足球场 只要算命者...
阅读全文
我想游动,我想来无影去无踪地振动! 电子诗人

我想游动,我想来无影去无踪地振动!

我想游动,我想来无影去无踪地振动! 呀,来无影去无踪的来无影去无踪的来无影去无踪的激动的金壳虫!! 在那中空的灌木丛,铜钟在击中着虚空 想从前白宫是多么汹涌…… 无穷的阿米巴虫晃动了 因为英雄是宽松的...
阅读全文
阴森,不对称,吵死人…… 电子诗人

阴森,不对称,吵死人……

阴森,不对称,吵死人…… 所以高楼群在发困 多心的背心在下沉 在白云里,实心的乱云在狂饮 灰尘,弹琴吧! 我是乱云,不是玛雅人! 在狼群旁,钞针在飞奔 在垂死的人中,小树林在吻 慢吞吞,沉闷,险峻……...
阅读全文
我看到,哇哇叫的小草在咬,群岛在烤着钞表 电子诗人

我看到,哇哇叫的小草在咬,群岛在烤着钞表

我看到,哇哇叫的小草在咬,群岛在烤着钞表 你就像短小的城堡 哈哈哈哈!,嘘!欧!!! 我在咬学校在拥抱手表在撕咬猫在烤蛋糕还在解放了葡萄 我小小得欢笑 我要衰老我要互相拥抱我要跑啊跑,不停地跑我要回眸...
阅读全文
并不是犹大在挥发,而是荷花说梦话了 电子诗人

并不是犹大在挥发,而是荷花说梦话了

并不是犹大在挥发,而是荷花说梦话了 哗哗啦啦的荷花,我想溶化你 我们都是光滑的碉刻家,我们要说胡话! 头发在垂死挣扎 呀,我多想宏大地互相残杀! 一切都在自杀着,只有荷马在互相残杀 你把我痛打吧! 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