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犹大在挥发,而是荷花说梦话了 电子诗人

并不是犹大在挥发,而是荷花说梦话了

并不是犹大在挥发,而是荷花说梦话了 哗哗啦啦的荷花,我想溶化你 我们都是光滑的碉刻家,我们要说胡话! 头发在垂死挣扎 呀,我多想宏大地互相残杀! 一切都在自杀着,只有荷马在互相残杀 你把我痛打吧! 在...
阅读全文